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三国演义

  “现在的男人呐,”司机好像自言自语,“‘性’趣大改喽,小姑娘没意思,还是少妇好,成熟,特别的是‘懂事’……”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

  陈忱悻悻地看着水中的双乳在浮力和冲力的交互作用下,动感地飘摇着,他伸出手又要抓过来,被孟雪横胳膊拦住。  “怎么样,涂颖祎,”高教授说,“你们研究的抗病毒药剂可不能‘四环素’第二啊!”三国演义  孟雪是蓝昊创造的小说人物。现实生活中的蓝昊住在榕城福州。福州以榕城为名,据称得追溯及宋,时有一负责官员在福州任职,经周密考证,认定榕树不错,号召士农工商各界广植此树。福州地处东南,夏日炎热多台风,榕树长寿根深且覆盖宽阔,树阴广布,可能是被慧眼独识之内因。此后榕阴遍及全城,荫及后世,近千年来,福州除有榕名,更有满城榕绿。但是蓝昊并非福州人。这个人的出生地和成长地离福州一城绿叶远得很,在福州人的眼中远得相当离谱:她跟她笔下人物一样是东北人,她的家乡夏日凉爽,冬天严寒,榕树当然是不长的,榕阴也不太需要。这么远的一个人落脚榕城,让人叹为机缘。与孟雪一样,蓝昊是在读博士。她就读硕士和博士的大学坐落于榕阴随处可见福州西郊。这个人除是位在校学生,还是位在职人员,供职于福建省的一家科技机构。蓝昊读的和从事的专业介于化学和生物之间,要有许多串英文单词才能完整描述。这个人在做她的博士论文之余,从自己的打印机里输出厚厚的一沓稿纸,这些稿纸当然免不了要有几段英文,可那不是学术著作,却是我们眼前的这部长篇小说《女博士的风流韵事》。这还不是蓝昊的第一本书。此前她另有著作,就叫《高贵女人》,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那本书跟电脑的关系比较复杂,其“出身”和“成份”栏应填为“网络小说”。蓝昊说起该前作时总是发笑,说写那东西挺好玩的。  蓝昊当然不是孟雪。我把作者同她笔下人物并列描述,是想让读者从中能有几点印象。首先明白这位作者是她描绘的那一行之行内人,写的是她是熟悉的生活,如一句笑谈所形容:其笔下“流淌的都是生活”。行内人写行内事,自然格外真切可感。第二个印象,就是这位作家并非职业写作人士,她已经发表了不少文字,但首先还是她那领域的人员,她的文字与职业写作人相比肯定有所不同,在很多的情况下,两个行当的思维习性和表达方式还有不少反差。以我所知与蓝昊有关的反差确实不小。这个人知道的数学公式比“小说创作套路”一类名堂要多,认识的科学家比文学家要多,读过的外国现代小说比中国当代小说要多。这个人一朝决定要写一本《女博士的风流韵事》,与她相关的所有反差融合起来,便是一种特别,就像她在实验室里把几种药水倒在烧杯里加热,忽然变出了另一种什么。蓝昊的这本书值得一读,因为它的诸多特别。它涉及一个比较特殊、人们了解很少、在众多长篇小说里表现不多的科研领域。这本书里有一些以往躲在杀菌室后边、跟我们隔得很远的人物及他们的生动故事。它不是由某一位半桶水猎奇者用十天半月时间靠一支一次性水笔采访之后涂抹而成的,它出自一位真正的专业人士之手。这位专业人士描绘自己身边的人和事,用北人的性情调侃南人,用科学的态度玩味文学,用丰富的色彩充填网络和手机短信,用女性的好强挑战男性世界,还试图用自己兴之所至率性而发的文字对我们习以为常的小说章法和某些潜规则进行颠覆。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

  孟雪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出现功能障碍了还是耳膜通透了。但她的确听清了“帮助”和“抵消”两词。按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形成的礼尚往来的传统,自己能帮得上的当然要帮。三国演义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