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时间:2019-10-18 23:48:18 作者:遮天 热度:99℃

遮天  他伸手拦住了她:“不生气,行不行?”“根本就没生气!”她冷冷的说,把碗筷拿到 厨房里去洗,洗完了,回过身子来,李立维正靠在厨房墙上看着她。她向房里走去,他一把 拉住了她,把她拉进了怀里,她挣扎着,他的嘴唇碰到了她的,他有力的胳膊箍紧了她。她 屈服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他脸上堆满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别生气, 都是我不好,我道歉,好了吧?气消了没有?”  李立维走了过来,用手抓住江雁容的头发,把她的头向后仰,咬着牙说:“你是个不忠 实的小东西,躺在我怀里,想着别的男人!”

遮天

  “江雁容,”他费力的说,觉得嘴唇发干。“拿去吧。”他把那两片花瓣送到她面前。  以后半个月,一切平静极了。江仰止又埋在他的著作里,江太太整天出门,在家的时候 就沉默不语。一切平静得使人窒息。江雁容成了最自由的人,没有任何人过问她的行动。她 几乎天天到康南那儿去,她和康平罗亚文也混熟了,发现他们都是极平易近人的青年。他们 积极的准备婚事,康平已戏呼她大嫂,而罗亚文也经常师母长师母短的开她的玩笑了。只有 在这儿,她能感到几分欢乐和春天的气息,一回到家里,她的笑容就冻结在冰冷的气氛中。

  午饭之后,江雁容被按在椅子里,七八个人忙着给她化妆,穿上了那件里面衬着竹圈圈 的结婚礼服,裙子那么大,房间都转不开了。程心雯也换上了礼服,两个人像两个银翅蝴 蝶,程心雯满屋子转,笑闹不停。江雁容则沉静羞涩。屋子里又是人,又是花,再加以各种 堆满桌子的化妆品、头纱、耳环……使人心里乱糟糟的。江雁容让大家给她画眉、搽胭脂、 口红,隐隐中觉得自己是个任人摆布的洋娃娃。终于,化妆完了,江雁容站在穿衣镜前,镜 子里那个披着雾似的轻纱,穿着缀满亮片的白纱礼服,戴着闪烁的耳环项链的女孩,对她而 言,竟那么陌生。好一会儿,她无法相信镜子里的是她自己。透过镜子里那个浓妆的新娘, 她依稀又看到那穿着白衬衫黑裙子的瘦小的女孩,正伫立在校中荷花池畔捕捉着梦想。她的 眼眶湿润了,迅速的抬了一下头,微笑着说:“化妆太浓了吧?”“要这样,”周雅安说:“等会儿披上面纱就嫌淡了!”  再见了!老师!让我再最后说一句:我——爱你!容“  在这开学的第一天,校园里,操场上,图书馆中,大楼的走廊上,到处都是学生。这些 从十二岁到二十岁的女孩子们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一个暑假没有见面,现在又聚在一块 儿,无论学校的那个角落里都可以听到叫闹和笑语声。不管走到那儿都可以看到一张张年轻 的,明朗的,和欢笑的脸庞。教务处成了最忙的地方,学生们川流不息的跑来领课表,询问 部分没发的教科书何时到齐,对排课不满的教员们要求调课……那胖胖的教务主任徐老师像 走马灯似的跑来跑去,额上的汗始终没有干过。训导处比较好得多,训导主任黄老师是去年 新来的,是个女老师,有着白的脸和锐利精明的眼睛。她正和李教官商量着开学式上要报告 的问题。校长室中,张校长坐在椅子里等开学式,她是个成功的女校长,头发整齐的梳着一 个发髻,端正的五官,挺直的鼻子,看起来就是一副清爽干练的样子。大楼的三楼,是高二 和高三的教室。现在,走廊上全是三三两两谈论着的学生。班级是以忠、孝、仁、爱、信、 义、和、平,八个字来排的。在高三孝班门口,江雁容正坐在走廊的窗台上,双手抱着膝, 静静的微笑着。周雅安坐在她的身边,热切的谈着一个问题。她们两个在一起是有趣的,一 个黑,一个白,周雅安像二十世纪漫画里的哥乐美女郎,江雁容却像中国古画里倚着芭蕉扶 着丫环的古代少女。周雅安说完话,江雁容皱皱眉毛说:“康南?康南到底有什么了不起嘛!今天一个早上,就听到大家谈康南!只要不是地震 当导师,我对于谁做我们导师根本不在乎,康南也好,张子明也好,江乃也好,还不都是一 样?我才不相信导师对我们有多大的帮助!”地震是她们一位老师的外号。“你才不知道 呢,”周雅安说:“听说我们班的导师本来是张子明,忠班的是康南,后来训导处说我们这 班学生调皮难管,教务处才把康南换到我们班来,把张子明调到忠班做导师。现在忠班的同 学正在大闹,要上书教务处,请求仍然把康南调过去。我也不懂,又没上过康南的课,晓得 他是怎么样的,就大家一个劲儿的抢他,说不定是第二个地震,那才惨呢!”说完,她望着 江雁容一直笑,然后又说:“不过不要紧,江雁容,如果是第二个地震,你再弄首诗来难难他,上学期的地震真给 你整惨了!”

  江雁容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微笑的看着他。他伸手关掉了灯,江雁容立即走到窗边,凝 视窗外的月光。李立维走到她身后,用手揽住她的腰:“还不累?”“我最喜欢在安静的夜晚,看窗外的月光。”江雁容轻轻的说,注视着花 园中绰约的花影树影,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幢小小的房子坐落在碧潭之畔,一来由于房租便 宜,二来由于江雁容深爱这个花园和附近的环境。月光下的花园是迷人的,江雁容又轻声 说:“多美的夜!”  敲门声传来,他打开了门,立即感到一阵晕眩。江雁容站在那儿,苍白、瘦弱,而憔 悴。他先稳定了自己,然后把她拉进来,关上房门。她的憔悴使他吃惊,那样子就像一根小 指头就可以把她推倒。但她的脸色愤怒严肃,黑眼睛里冒着疯狂的火焰,康南感到这火焰可 以烧熔任何一样东西。他推了张椅子给她,她立即身不由主的倒进椅子里,康南转开头,掩 饰涌进眼眶里的泪水,颤声说:“雁容,好了吗?”江雁容定定的注视着他,一语不发,半天后才咬着牙说:“康南,你好… ”才说了这两个字,她的声音就哽塞住了,眼泪冲进了眼眶里,好一 会,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字的说:“康南,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大光明的人, 谁知道你是个卑鄙无耻的魔鬼!”  “有一天,等你恋爱了,你就会懂的。我也知道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我也尝试过绝 交,可是… ”她耸耸肩,代替了下面的话。“我想我永不会这样爱一个人!”江雁容说: “不过,我倒希望有人能这样爱我!”“多自私的话!”周雅安说:“不过,不是也有人这 样爱你吗?像那个永不缺席的张先生,那个每天在巷口等你的附中学生… ”“得了,别再 说了,恶心!”

  罗亚文的惊异没有消除,愣了愣,才说:“进来坐吧!”江雁容走了进去,一阵烟酒和腐气混杂的气味对她扑鼻而来。她惶惑不 安的站在房子中间。真的,这是一间乱得不能再乱的房间。一张竹床上杂乱的堆着棉被、书 籍、衣服,还有些花生皮。床脚底下全是空酒瓶,书架上没有一本放得好妹的书。满地烟蒂 烟灰和学生的考卷,书桌上更没有一寸空隙之地,堆满了学生的练习本、作文本,和书。还 有空酒瓶,一碟发霉了的小菜,和许多说不出名堂来的怪东西。这房间与其说是住人的,不 如说是个狗窝更恰当些。江雁容四面扫了一眼,呆呆的站着,不知如何是好。罗亚文费了半 天劲,腾出一张椅子来给她坐,一面说:“江小姐从台北来?”说着,他敏锐的打量着江雁容和她的旅行袋。“是的。”江雁容 说,局促的坐了下来。  “等会儿叶小蓁要把我们骂死,程心雯也缺德,选叶小蓁做服务股长,这下真要了叶小 蓁的命!”  “大家都说康南好,康南到底怎么个好法?”周雅安问。  “我知道,”李立维喃喃的说:“你还在想念康南!”

遮天

  江太太走了进来,凛冽的风使她打了一个寒噤,她诧异的看着那开着的窗子,叫着说: “雁容,这么冷,你开窗子干什么?赶快关起来!”  康南望着江雁容那对热烈的眼睛,苦笑了一下。

  “老师:这只是一些生活的片段,我记载它,并非为了练习作文,而是希望得到一些人 生的指示!”  “走吧,该回去了!”他们走出咖啡馆,一阵寒风迎着他们,外面已经黑了。冬天的暮 色,另有一种苍凉的味道。  “落——榜。”她吐出两个字,声音的衰弱使她自己吃了一惊。“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我要那个真正的原因!”江太太紧追着问。“哦,妈妈。”江雁容的头在枕上痛苦的转侧 着,她闭上眼睛,逃避母亲的逼视。“妈妈别问了,让姐姐休息吧。”在一边的雁若说,用 手帕拭去了江雁容额上的冷汗。

关于遮天跟遮天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遮天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noticiasdaregiao.topljltb3av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