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丽热巴

时间:2019-10-19 00:03:45 作者:迪丽热巴 热度:99℃

迪丽热巴这时候,门开了,黄毛走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是锋锋,锋锋手里提着个扁盒子.两人见我醒了过来,都露出了笑容.黄毛伸长手臂.拉长声音尖叫着:”周~~~周~~~…我就知道你TMD命大.”锋锋跑到我床边,把手里的盒子放到我床头柜上,眨着眼睛说:”医院里的饭菜象狗屎一样,我们买了必胜客给你.”我用手支撑着,想要坐起来,锋锋和黄毛忙跑过来扶着我坐正.我看着他俩道:”我睡了两天了吗?”黄毛看着我点点头.我皱着眉问:”我家里知道这事吗?”锋锋在一边说:”我们没告诉你爸爸和哥哥,我昨天上午去你家,说你跟小李去苏州玩一趟,过两天回来.你爸问我你怎么自己不告诉他,我说你急着去,忘记带手机了,回头你还是自己打个电话给你老爸吧. 否则他肯定怀疑.”我点点头.过了会,又问:”黄珏呢? 她有没有找过我?”锋锋和黄毛对望了一眼,说:”没有,她也没有找过我们.”我低下了头,心想:黄珏一定找过我,没找到还以为我躲她. “你先吃饭吧,两天没吃东西了.”黄毛在旁边说.”把手机给我,”我对黄毛说,”我要先打个电话.”李全德沉默着,背对着灯站着,脸上满是阴影,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松弛了下来,对着我疲倦地笑了笑,说:”伟刚出了一个大筹码.他说做不来赌档的生意,把这块肉又还给老金了.条件是每个月从黑车这块的抽成,从本来的一成,翻到了三成.另外他要老金保住他.嘿嘿…”李全德干笑了几声,道:”这人很精啊,他感觉到老金想对他做什么了.现在识相地退到后面去收安稳钱了.这样的人,金老板自然要保.”一边说着,李全德一边望着我,说:”明白了吗?周周.”我点了点头,说:”金老板说的话,我从来都没违背过.我本来就是他的人.但是…成权刚呢?要是做了他,月浦那边没人控制,不就乱套了吗?”李全德哈哈大笑起来:”老金本来就没从那里捞到什么大好处,既然这人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那我们就索性…”他狠狠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摊开手掌看着地下.目光阴沉. 我叹了口气,说:”那好吧,既然金老板这么决定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李哥.” “站住.”我刚背过身去,便听到李全德的喝斥声.我心里一缩,暗暗想道:”千万别…千万别,你千万别让我去做这事.” 一边想着,李全德一边说:”这事情就交给你了.要是这成权刚非杀伟刚不可,那你就去把他做掉.”我猛地一回头,问道:”为啥让我去做?”李全德皱起眉头问:”你不干?”我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李全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是老金关照下来的,他说,这个事情,就让你来干.你要是干不来这事情…”李全德的面色又暗了下来.”那这就没那么简单了.你明白吗? ”我暗叹一声,点了点头,回过身去,走向了门外…出门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眼站在昏暗灯光下的李全德,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仰头望着天花板,象一尊怪兽的塑像一般坚硬可怕. 走到楼下的时候,白轩正靠在楼道边的柱子上.我下了楼梯,和她打了个招呼,就朝外走去.”等一下,”忽然白轩在后面喊道.”等我一下.”只见她急匆匆地蹦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一个小手袋,说道:”我也走了,搭下你的车.”说着,就朝门边走了过来.我耸耸肩,转身先走了出去.到了门外,我回头问白轩:”你到哪里? ”她没回答,却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喃喃说道:”里面可真闷啊.”我摇了摇头,走下了台阶.白轩跟着我走了下来,说:”你去哪儿?”我看了看她,说:”我回家.你到哪里? 我送你吧.”白轩垂下眼帘,摇摇头说:”我想走一走.唉…你陪我吧.”我回头看了看二楼,那间房间的灯光还亮着…我叹了口气,转身对白轩说:”你听着,我不管你受了多少委屈,也不管李全德是什么东西.你最好现在自己回家.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好好回去睡一觉吧.”说完,我别开头去,走到街边,招手打了辆车.然后转身拉着还在发呆的白轩到了出租车旁.她看着我,有些楞.我对着她点了点头.白轩轻叹一声,弯腰钻进了车里…

迪丽热巴

到了锋锋家,门开后,他一下惊呆了:”周周…你…你怎么…”我摇摇头,问:”你家有人吗?”锋锋摇摇头,忽然醒悟过来,让开身子道:”赶快进来,你TM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我一边摇头一边往他家门里走了进去.门关了之后,锋锋冲到洗手间,拧开水笼头喊道:”先冲一下头,操,你的后脑门破了,还在流血啊.”我苦笑着走进洗手间,把头凑到水笼头下去冲,一边冲洗,一边看见水斗里的水全染成了红色.这时候,我方始觉得浑身发软.想是流血多了.洗了几下,眼见止不住血,锋锋掰着我的肩膀把我扶了起来,他举着手里的一个罐子道:”喷点喷雾吧,先止下血.”说着,拿过旁边的毛巾,帮我把后面的头发擦干.一擦之下,顿时痛得我咬牙切齿…擦干了头发,锋锋沉声道:”忍住.”一边就把那瓶喷剂朝着我脑后喷去.只听嗤嗤几下,立刻就如同烫红的烙铁印到了我的后脑勺上一般,疼得我闷哼了起来…走到王杰身边,小国笑着喊了声:”朋友.”王杰慢慢把脸抬起,还没看清楚小国的样子,便结结实实挨了一板砖…”啪”的一声响,血慢慢从王杰一侧眼眉处留了下来,他这么挨了一下,竟然有些发楞,一手捂着脸,看着小国说不出话来.小国仰起右手的那块板砖,又是一下拍去.这下王杰有了反应,用手去档.哪知小国力气极大,竟然带着板砖隔着王杰的手砸向他的额头.”咚”地一声响,砖块重重敲在额头. 王杰杀猪也似地惨叫起来…这时候那边三人听到了动静,站了起来,惊讶地看向这里,他们见到王杰的惨样,一下都被惊呆了.王杰站起来看着他们:惨嚎道:”快,快去叫我哥来…”

中海看着车军问:”现在有多少兄弟跟着你开车? “车军问:”怎么? 我这里现在一共十五辆车,二十多个兄弟.”中海道:”去漠河路开吧. 到那里找个聚集点,每天从那里开始拉客,伟刚那边的钱,以后就别交了.”车军疑惑地看着中海问道:”这个怎么说?”中海笑了笑,说:”跟着周周干吧,现在他想插手伟刚在宝山的生意.”车军皱起眉头,看着我说:”周周,你要和伟刚对着干么?”中海说:”周周背后有人挺着,你也不用太担心.”车军问:”是哪个?” “闸北的金老板.”我看着车军说. 车军坐在那里,蹩着眉想了一会儿,忽地猛然一拍桌子道:”好,那兄弟我就跟了你了.TMD,老子受够伟刚那里的鸟气了.”我想了想,又拿出电话,拨给黑皮.电话铃响了几声后,传来了黑皮的声音.我对着电话说道:”我是周周,告诉我,今天伟刚想对我怎么样.”黑皮一听是我,恨道:”周周,你不讲信用,上次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哥…”他话未说完,我便接道:”少TM给我废话,你要不说我现在就把你的事告诉伟刚和小妖.”黑皮沉默了一会,说:”小妖一早上就找了很多兄弟出去了,去哪里我不知道,不过他们带了家伙.”我问:”多少人?”黑皮道:”我也不清楚,但是好像不少.”我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情对别人说的,上次告诉你哥,我也是迫不得已.”黑皮也没说话,便挂了电话.我回头看着黄勇说:”那里一定有埋伏,我们不能就这么过去.小妖也带了人在那边守着.” “那怎么办?” 黄勇急道. “哼,看来伟刚是想和我硬来了.”我暗想.一边想着,一边嘴上泛起了笑容.”金爷,是该找他帮忙的时候了.”听到金老板说出这话,我心里一喜.笑道:”多谢你了金老板,另外,我还想跟你要一个人.”金老板问:”问我要人? 你要谁?” “小妖!!” 我嘴里慢慢吐出这两字来.”什么? 我已经答应伟刚了.这不行, 你要他干吗?” 我哼了一声道:”前几天他抓了我,被我逃过了.那天晚上我把他给捉了,后来看他可怜,什么都没对他做就放过了他.哪里知道小妖策反了我的兄弟,要来杀我.你说说看金老板,这样的人要是我还放过他,以后让我在兄弟面前怎么混?”金老板点点头,拍拍我的背说道:”周周啊,出来混,求的是财,现在既然我已经和伟刚谈好条件了,就没有必要再为以前的事情呕气了.”我摇头说,其他都好说:”金老板,我什么都听你的,就这个人,我一定不能放.”金老板铁青着脸,一拍桌子道:”怎么,周周,你是不肯听我的了?”这时候,李全德站了起来,拉着金老板的手道:”老金别生气,周周年纪还青,呵呵.”说着回头向我眨了眨眼.

这时候中海已经扑了上来,我迎上去架着他的双臂,腾出右手一拳从中路打向他的鼻粱.拳还未到他的脸,中海已经用脚把我向后蹬开了,我腾腾腾向后退了两步又冲上去飞腿揣向中海,他却抓住我的右脚向后一拖,我被拖倒在了地上.周围传来阵阵口哨声,峰峰也在边上喊:"周周上啊,干死他..."中海看我被拖倒在地,便用脚踢了过来,我抓住他踢来的右脚不放,两手死命一绞,中海重心不稳,也被我弄在了地上,我立刻扑到他身上,右手肘啪的一下击中他的脸,中海缓过神来也一拳打在我鼻粱上...等到我左臂上裹满纱布走出医院的时候,天已黄昏,看着金色的夕阳我对着黄毛苦笑着感慨:"嘿嘿,早上刚把腿上石膏拆掉,下午手臂就上了绷带,倒也没有拉下.下次可能就到脑袋了吧..."黄毛摸着自己的脑袋说:"你放心,下次碰到事情,就用我的脑袋吧."这时候,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先前走掉的那个家伙,带着十多人又回来了, 走在前面的是两个双胞胎兄弟. 其中一人在门口大喊:”邦邦,我们来了,TMD,谁在这里皮痒?” 王邦看着我,没有回答, 我还是微笑着…这时候,黄毛带着大拨的也人开到了.双胞胎兄弟回头一看,惊呆了.四十多人呈半月形,把他们十多个人围在中央. 此时在网吧里,二十多个兄弟,手里把弄着刀棍,慢慢走上前来,包围了王邦他们…

忽然,我听见后面传来嘭的一声响,从车窗往后一看,是中海坐的那辆车,重重地撞在小飞身上。小飞被撞出两三米远。那辆车则停在了当场。小飞身边的人似乎被这一情景吓呆住了,一时竟散在旁边,没有上去,我在车上大喊,中涛快跑。那辆出租车忽然又重新点火,开动了起来,这个时候,旁边的人才醒悟过来,一边向那辆车冲去,一边大叫,别放过他们。另有几人蹲下去查看小飞的伤势。这时候,两辆出租车已经冲破了重围,开了过来,老鼠也疯也似地踩下了油门,三两车在夜色下,呼啸着冲出了月浦镇…我这里倒有间房子,不知道你们合意么?那中年妇女说道:”就在旁边的雅宛,去年的新房,高层,豪华装修,就是价格么…可能有些高.” “多少钱?”我问道.”两千二”她回答说,”所有设施都全.现在就能看房.”白轩说道:”太贵了,换一间吧.”我拉了拉她的手,说:”我们先去看看房子吧.”那中年妇女满脸堆笑,说道:”好,现在就带你去.”说着,她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带着我们便向外面走去.那房子地处嘉定市区中心,环境不错,电梯到十楼,她用钥匙把门打开说道:”你们看吧.”我拉着白轩往屋里看去…十秒钟后,我转身对中介说:”好了,就是这里了.我们现在就住进来.我跟你下去办手续付钱.这样可以吗?”她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堆到了一处,道:”可以,当然可以.”我对白轩摆了摆手,说:”你就在这里等我吧.”唐杰从沙发上坐起,拿出一支烟,点着深吸了一口,走到我面前蹲下…仰起头,看着我说:”周周,你的事我也知道些,我告诉你,伟刚让着你,那是他给你面子,我唐杰可他*没有面子给你…你要是…” 伟刚一把拉着唐杰,笑道:”别这样,周周今天来不是来找麻烦的…来来来,坐下说.”我心中暗道:”这家伙看来是个莽夫,难怪伟刚让着他,想必是要让他去当炮灰.”一边笑着说:”唐杰哥,我今天来,可不是找麻烦的,我是不想让人当枪使,才来找伟刚的…” 听到这里,伟刚面色一凛,我接着说道:”不瞒你说,伟刚哥,我手里的那些车,都是金自民出钱买的.平时倒也太平,我就交些钱给他就成.今天…唉…他来逼我…逼我….” 说到这里,我摇了摇头,喝了口啤酒.“逼你做什么?”伟刚皱眉问道.“套出来了,周周,事情我已经问出来了.”黄毛在电话那端颇为激动.”小妖被我灌得七零八落的,迷迷糊糊就告诉了我那件事情?” 我紧张地问:”他告诉你上次伟刚和叶世杰见面谈了些什么吗?””哼,哪里是叶世杰.”黄毛说:”上个月伟刚去见的那个人,叫陈豪.是叶世杰的兄弟.” “陈豪?”我暗诌,这名字我听说过. 黄毛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那个陈豪,说是叶世杰的好兄弟,却把他也给卖了.他说叶在月浦压了他好多年,有叶世杰在一天,他就坐不到老大的位置,实际上他很看中叶手里的这块出租车生意,想拿过来.他和伟刚商量,找个人去废了叶世杰,然后他出面把那里的局面稳定下来,今后和伟刚分地盘,把从罗店到宝山到嘉定的黑车生意都让给伟刚.他自己驻守月浦那块.”我暗骂了声操,说伟刚又把我给卖了.黄毛继续说:”小妖告诉我,陈豪觉得叶世杰的野心太大了,要把环线外所有的黑车生意都揽过去做,他有点担心跟着他再混下去总有一天要翻船,再也不能翻身.所以想联合伟刚一起把他给做了.” 这时候,一阵江风吹过,我打了一个寒颤…

迪丽热巴

小妖孤零零地站在场中央,神情已由一开始的狂妄转为无助,他看着我缓缓道:”你想要对我怎么样?” 是啊,我究竟想对他怎样,这个问题,其实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好,揍他一顿么? 用得着找那么多人兴师动众吗? 杀了他? 我会这么做吗?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抬起头说:”上次你把成哥的兄弟关了那么久,呵呵,那今天你也跟我走吧.” 说着,我转头对中涛说:”带他上车吧,咱们走.” 正在这时, 后面的马路上隐隐传来了汽车轰鸣声,我向后看了一眼,发现远处公路上亮起了一长串的车灯.许多车正向这里开来…我心里一动,暗想,晚上的淞滨路上一般不会有很多车,莫非…忽然我发现了刚才开摩托车追我的胖男子并没有在面前的人群里.我立刻大声喊道,”大家快上车,马上就走…快…带上小妖,别让他跑了…第二天上午,我正在网吧,接到郭敬的电话,说是漠河路上新开了家KTV,按照惯例,要跑去那里踏一下点,探探虚实.后台要是不扎手的话,以后就可以在那里每月收钱了.我对郭敬说没问题,吃饭唱歌的事情,我最拿手.你召集五六个兄弟晚上见面一块过去. 郭敬应声挂了电话. 我看着网吧里坐着玩游戏的那些人,忽然心想:”原来漠河路上的那家弹子房,前两年已经关门了,兄弟们都在阿强的饭店里聚会.现在阿强走了,他们家的饭店也是不能再去.我何不再开个桌球房或者饭店,一来可以让大家来聚聚,二来说不定也能赚些钱来.毕竟,整天靠打架收钱,也起不了什么大的营生.伟刚有自己的生意,连那玉素甫也知道开一新疆餐馆.我又何不效法?

我跟着白经理来到了隔壁房间,那也是个办公室,只是旁边多了一大排柜子.白经理把门关上,转身问我:”你叫周周吧,我叫白嘉,你叫我名字就好了.”我点了点头,白嘉看着我问:”你今年多大了,知道男公关在这里做些什么工作吗?”我说知道了,刚才周经理对我讲过,我基本清楚.听我这么一说,白嘉笑了起来.说:”那就好,其实我想你来应聘前也应该清楚这些,我们这里也有一些老客户,你只要把他们哄开心了.就不愁钱少.”她一边说,一边坐到旁边那张椅子上,盯着我看.我又开始感觉不大自在.白佳轻笑了一声道:”我看你条件倒还不错,是不是上海户口呢?”我说是啊.白佳说那就好,你今天就可以来上班.但是先要交两千块钱服装费和一千块钱的押金.我说什么,还要我自己出钱? 白佳说:”是啊,其实这三千块钱都是押金,公司会提供你两套西装制服,另一千块钱是管理费,如果有一天你辞职不干了三千块钱都会退给你.”我沉吟了一下说好,那没问题.一边在心里想:”别说三千,六千块钱我也敢交.老子可不怕你耍什么花样.”其实我只是觉得这份工作十分有趣,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试一下.这样,也好在老头子这里有个交代.这件事情了结后,我思考了很久…两个星期后的一天,黄毛跑来对我说:”周周,伟刚说很久没见到你了.晚上想和你一起吃个饭.”我轻笑道:”他是不是想提上次那件事? 让我放弃宝山的地盘?”黄毛看着我,叹了口气说:”是啊…伟刚想让我过去接你,让你跟着他干一阵. 周周, 这不是我决定的事情,你不要怪我…”我抬头看着天空良久,才笑道:”兄弟,这件事情,我早就想清楚了, 告诉伟刚,晚上我准到.”那天,我忽然想起自己在网吧里呆了一个多星期,很久没和兄弟们聚过了,便来到了漠河路上的弹子房里,一进门,兄弟们都围了上来,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我笑着说,”来来来,一起到阿强的饭店去,我请客吃中饭.”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止住了笑容,沉默下来.我看了觉得奇怪,拉过郭敬问:”怎么回事?”郭敬叹了口气说:”唉…阿强被抓了.”我吃了一惊,问:”什么事情?”郭敬说:”贩毒,”听到这里,我一下想起了打架前那一天,阿强对我说的那摇头丸的事情. 于是皱着眉毛问:”到底怎么回事?”光头在旁边愤恨地说:”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阿强哥跟我讲过,他朋友要他帮忙和人交易一批摇头丸,前个星期五他带着货去张庙那里,哪里知道刚和对方接头见面,就被警察冲出来给抓了.我之前跟他讲过,这个事情不要做,不要做,犯了事可是要杀头的…””那阿强现在怎么样?”我急着问.郭敬说,”被关着,还没判,但一定不会轻判.阿强以前又犯过事被抓过.,唉…这次可就惨了.” 我脑海浮现出那天在阿强饭店吃饭的时候,李海东那张鬼鬼祟祟的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暗想.”阿强,你到底还是没能听我的劝告.”

关于迪丽热巴跟迪丽热巴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迪丽热巴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noticiasdaregiao.topljl7ejdw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