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斗牛

  初,阳城自处士征为谏议大夫,拜官不辞。未至京师,人皆想望风采,曰:“城必谏诤,死职下。”及至,诸谏官纷纷言事细碎,天子益厌苦之。而城方与二弟及客日夜痛饮,人莫能窥其际,皆以为虚得名耳。前进士河南韩愈作争臣论以讥之,城亦不以屑意。有欲造城而问者,城揣知其意,辄强与酒。客或时先醉仆席上,城或时先醉卧客怀中,不能听客语。及陆贽等坐贬,上怒未解,中外惴恐,以为罪且不测,无敢救者。城闻而起曰:“不可令天子信用奸臣,杀无罪人。”即帅拾遗王仲舒、归登、右补阙熊执易、崔等守延英门,上疏论延龄奸佞,贽等无罪。上大怒,欲加城等罪。太子为之营救,上意乃解,令宰相谕遣之。于是金吾将军张万福闻谏官伏阖谏,趋往至延英门,大言贺曰:“朝廷有直臣,天下必太平矣!”遂遍拜城与仲舒等,已而连呼“太平万岁!太平万岁!”万福,武人,年八十馀,自此名重天下。登,崇敬之子也。时朝夕相延龄,阳城曰:“脱以延龄为相,城当取白麻坏之,恸哭于庭。”有李繁者,泌之子也,城尽疏延龄过恶,欲密论之,以繁故人子,使之缮写,繁径以告延龄。延龄先诣上,一一自解。疏入,上以为妄,不之省。  [2]二月,癸未,上与宰相语,患四方表奏华而不典,李石对曰:“古人因事为文,今人以文害事。”  [7]山南东道节度使于因讨吴少诚,大募战士,缮甲厉兵,聚敛货财,恣行诛杀,有据汉南之志,专以慢上陵下为事。上方姑息藩镇,知其所为,无如之何。诬邓州刺史元洪脏罪,朝廷不得已流洪端州,遣中使护送至枣阳。遣兵劫取归襄州,中使奔归。表洪责太重,上复以洪为吉州长史;乃遣之。又怒判官薛正伦,奏贬峡州长史;比敕下,怒已解,复奏留为判官。上一一从之。斗牛  [18]秋季,七月,辛卯(初十),唐武宗和李德裕商议命王逢率兵屯守翼城县,武宗说:“听说王逢在军中用法太严,有没有这回事?”李德裕回答说:“我曾经当面问过王逢,他说:‘军队打仗前有刀枪,军法不严,士卒谁肯冒死前进!’”武宗说:“这样说也有道理,不过,你要再召见他,告诫不要太严了。”李德裕借机说,对刘稹千万不可赦免。武宗说:“当然。”李德裕说:“过去,李怀光叛乱尚未平定的时候,京城一带发生蝗灾和旱灾,一斗米涨价到一千钱,国家太仓的米不够供给天子和六宫几十天。德宗召集百官,让他们讨论讨伐李怀光还能不继续进行,随后,派宦官马钦绪去询问讨论的结果。左散骑常侍李拿一片桐树叶子,用手拍破,送给马钦绪,让他转献德宗。德宗召见李,问他这是什么意思。李回答说:‘陛下和李怀光的君臣关系,就象这片树叶一样,不可能再重新复合了!’于是,德宗平定李怀光的决心大大坚定。平定李怀光以后,就任命李为宰相,让他主持朝政好几年。”武宗说:“李也确实是一个奇才!”

斗牛

斗牛​‍

  [25]王叔文既有母丧,韦执谊益不用其语。叔文怒,与其党日夜谋起复,必先斩执谊而尽诛不附己者,闻者凶惧。  [15]已未(十三日),田弘正来京朝拜,唐宪宗以最为隆重的礼节接待他。  [30]武宁节度使李与平卢兵马交战十一次,都取得了胜利。己卯晦(三十日),李进军攻打并攻克了金乡。李师道生性胆小怕事,自从官军前来讨伐,只要得知有些小小的失败以及失去城镇邑落,总是忧恐惊吓得生一场病,因此他的亲信都隐瞒战况,不把实际情况禀告给他。金乡是州的险要之地,失去金乡以后,金乡刺史派遣驿站的士兵骑马前来告急,李师道的亲信不给通报,所以李师道直到死去,竟然不知道金乡的失陷。  [4]二月,癸酉,邕州奏破黄贼,获其酋长黄承庆。斗牛  时中书惟有空垣破屋,百物皆阙。江西、湖南献衣粮百二十分,充宰相召募从人。辛未,李石上言:“宰相若忠正无邪,神灵所,纵遇盗贼,亦不能伤。若内怀奸罔,虽兵卫甚设,鬼得而诛之。臣愿竭赤心以报国,止循故事,以金吾卒导从足矣;其两道所献衣粮,并乞停寝。”从之。

斗牛

斗牛

  [2]初,左仆射刘晏为吏部尚书,杨炎为侍郎,不相悦。元载之死,晏有力焉。及上即位,晏久典利权,众颇疾之,多上言转运使可罢;又有风言晏尝密表劝代宗立独孤妃为皇后者。杨炎为宰相,欲为元载报仇,因为上流涕言:“晏与黎干、刘忠翼是谋,臣为宰相不能讨,罪当万死。”崔甫言:“ 兹事暖昧,陛下已旷然大赦,不当复究寻虚语。”炎乃建言:“尚书省,国政之本,比置诸使,分夺其权,今宜复旧。”上从之。甲子,诏天下钱谷皆归金部、仓部,罢晏转运、租庸、青苗、盐铁等使。  [44]己巳,郭子仪自河东入朝。时程元振用事,忌子仪功高任重,数谮之于上。子仪不自安,表请解副元帅、节度使。上慰抚之,子仪遂留京师。  [14]夏县人阳城以学问与品行著称于世,他在柳谷北面隐居,李泌推荐他;六月,他被征召任命为谏议大夫。斗牛  [12]己未,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齐抗以疾罢为太子宾客。

编辑:
返回顶部